贩毒女姚静

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:20191120 【字体:

  贩毒女姚静

  

  20191120 ,>>【贩毒女姚静】>>,于是《兄弟》出版之后的余华也许要对两个失踪了的余华负责,不是只有一个了。

   因为一部小说出版以后,作者也就失去其特权,作者所有针对这部小说的发言,都只是某一个读者的发言。文学阅读和批评就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,如同是给予世界很多的道路一样,给予一部小说很多的阐释、很多的感受。

 

  当然,有些人修改得多一些,有些人修改得少一些。我觉得自己的脑袋被子弹击空了,像是砸了一个洞的鸡蛋,里面的蛋青和蛋黄都流光了。

 

  <<|贩毒女姚静|>>  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情景,十多年来人们经常向这个余华打听另外一个余华:那个血腥和暴力的余华为何失踪了?  现在,我的印度同行也这样问我,我想是认真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了,应该发布一个非盗版的回答。

   我梦中的台下挤满了乌云般的人群,他们的声音仿佛雨点般地响着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时,我念小学一年级;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时,我高中毕业。

 

   接着我听到了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我知道这个军人开枪了。世界最基本的图像就是这时候来到一个人的内心深处,如同复印机似的,一幅又一幅地复印在一个人的成长里。

 

     有时候,人生和写作其实很简单,一个梦,让一个记忆回来了,然后一切都改变了。  这都是我从二十六岁到二十九岁的三年里所干的事,我的写作在血腥和暴力里难以自拔。

 

   卡车向着海边行驶,后面是上千的小镇居民蜂拥跟上,或骑车或奔跑,黑压压地涌向海边。因为一部小说出版以后,作者也就失去其特权,作者所有针对这部小说的发言,都只是某一个读者的发言。

 

  (环彦博 20191120 环彦博)

信息来源: 湖南日报    责任编辑: 环彦博
相关阅读